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炼狱般的折磨
炼狱般的折磨

炼狱般的折磨

努力的忘却并非没有效果,至少菲儿在这个星期里与我的相处是快乐的,那种纯粹的,干净的,忘却一切烦恼与忧愁的快乐,孩子般的快乐。 -
 我们并没有选择在休息日出来逛街,菲儿觉得既然已经是在休长假期间,那么就应该在非休息日躲过拥挤的人流,与我手牵着手,在宁静的街上踱着步。-
  同意了菲儿的意见,在星期二的这个下着小雨的午后,我和娇妻并没有撑伞,任凭丝丝的雨丝轻轻沾在身上,慢慢的在街上闲逛,其实倒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目的,菲儿不过是想来买一双裤袜罢了,起因么,居然是娇妻在做星座测试的时候星座书上说我这个星座的人特别嗜好黑丝裤袜,所以菲儿就嚷着一定要来买。
-  宽大的T恤罩着菲儿雪腻的肌肤,因为热,娇妻下半身只穿了超短裙和高跟凉鞋,虽然清凉但是已经足够朴素了,至少那对饱满坚挺的巨乳和纤细腰肢的魅力已经被宽大的白T恤遮掩住大半。不过受困于菲儿修长媚眼映衬下的精致容姿与那双修长的白玉美腿,无论谁迎面错过都还是忍不住瞄着我的娇妻,有几个大胆的年轻男子居然还吹着口哨,希望能引起菲儿的注意「他们真讨厌」菲儿微微翘起优雅的嘴角,轻皱起柳眉,稍稍向我身边靠了靠,这个动作惹得对面投来更加刺眼嫉妒的视线,口哨声似乎也更响了。-
  「别在意,我们往那边走,这群都是些无聊的人,不理他们就好了」轻轻搭上菲儿的纤腰,我心里却一阵小小的幸福感,如此温柔可爱的娇妻却只钟情于我,这种心理满足感不是一般人可以体会得到的。-
  为了躲开那群流里流气的无聊之徒,菲儿拉着我进了转角的一家女性服装店。
-  一开始被菲儿拉着进来我还有些没搞清楚状况,等到大概环视了一番才察觉到气氛实在是有些尴尬这个服装店算是不大不小,因为现在外面飘着小雨,一些闲来逛街的女人都汇集到这个服装店里看看,所以虽然并非休息日,里面的人还不算少。
-  不过尴尬点不在这,这家女性服装店还外带经营女性内衣,鞋袜。她们也没想到这么个时间段里居然一个大男人会堂而皇之的闯进来,一些还在大大方方试穿着裤袜,黑丝与高跟的女孩子都有些害羞的躲到了偏僻角落去了。-
  看到这一幕我脸上也有些发烧,虽然这种女性店并不制止男性进入,不过在这个只有我一个男性的特殊时刻里,我还是品出了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不欢迎的味道,好像除了菲儿每个在场的女孩子心里都同时默念一句话「赶快出去吧,赶快出去吧」菲儿却不理会这些,随意翻了几件裙子,找出一条浅粉色的超短裙就要拿去试穿。-
  「老公,我进去试穿一下,一会要你看哦」妃菲甜腻的嘱咐了我一句,看到我有些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忽然鼓起小嘴提高了声调「老公,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好好的呆在这里,这里这么多女孩子,不许你花心看别人!」
-  我挠挠脑袋又是一阵无奈,只好用哄孩子的声调回应着菲儿的担忧「好好好,我不会看别的女孩子的,再说菲儿这么美,我还有必要看别人么?」
-  听到我的调情的玩笑,菲儿雪白的粉脸上泛着轻微的羞红,小嘴轻抿着媚笑了一下,算作满意了我的回答。望着娇妻倩笑,全然没注意到菲儿偷偷带进去的黑丝裤袜塑封包。
-  菲儿进来试衣间后,百无聊赖的我只能站在原地,用眼神四处闲逛,权作打法时间的活动。
-  四周原本在随意试穿摆弄衣物的女孩子已经躲到另一边的角落去了,看来自己孤零零一个男人在女装店里果然是不受欢迎的存在。
-  暗自叹了口气,祈祷菲儿能够早点出来,眼睛不经意间落到了远处一个正在穿着黑丝袜比量着短裙的女孩子。
-  应该说这个女孩子长的还是挺可爱的,腿型也很不错,我左右看看,菲儿似乎还没有出来,装出一副不经意的样子,用眼神随意瞄起了她。
-  不知道什么原因,远处的这个女孩子大概也注意到了我可能再看她,微微瞪了我一眼,紧走了几步躲到衣架另一边去了。
-  自觉有些尴尬的我脸上微微有些红,偷窥女孩子居然被人发现了,虽然对方没有说什么,不过明显还是把我当成那种痴汉对待了。我还在懊恼着这种无聊的问题,不像身后传来一声轻咳「嗯哼……」-
  我脊背忽然一阵发麻,阵阵寒意涌进心窝,转身一看,果然是菲儿轻蹙柳眉,狭长优美的丽目含着明亮的蓝色星眸,优雅的小嘴微微上翘,裹杂着三四分怒意的盯着我「菲……菲儿」难道娇妻看到我刚才的失态了?心理一慌,说话都磕巴起来。
-  「老公,干得不错呀,跟我来一下」菲儿嘲弄了我一句,不给我辩解的机会,直接抓起我的衣襟把我带进了试衣间,直接用娇躯把门靠住。-
  「呼呼,亲老公,刚才在看什么呀?」
-  「没……没看什么」我不敢直视菲儿的美目,低着头矢口否认刚才的行为。-
  「没看什么么?可是为什么老公你的眼神落在那边那个女孩子的大腿上就不放开了呢?」
-  「我……不是的……菲儿……我只是不小心瞄到了……」-
  「哦?……老公不是说刚才什么都没看么?」
-  菲儿忽然脸上带起了小恶魔的坏笑,糟糕,我中计了。心理一阵懊悔,说话更加的结巴了「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看到的……」-
  「哼哼,老公果然是腿控呢,只要菲儿一不在老公身边,老公似乎就意淫起别的女孩子的大腿了」「我……」-
  我还想张口分辩,忽然菲儿盯住我的眼睛,修长的媚眼眨了眨,一张小嘴直接吻住了我,两只嫩手也伸进了我的裤裆,掏出肉棒把玩起来「嗯……」-
  狭窄的试衣间内一时满是我俩的低声哼吟声,由于害怕惊动了其他人,我把声音压得很低,生怕别人知道我们在里面干的事情,这时候要是被人发现了,那不是丢死人了。
-  菲儿涨红着小脸,似乎也沉浸在这种时刻担心被人发现的兴奋感之中。两只小手轻轻套弄了一会我的肉棒后,小嘴直接压倒我的耳边吹着气「亲主人,不要想别的女孩子的大腿了,用菲儿的大腿来满足吧」还没等我明白什么意思,忽然菲儿两只圆润修长的大腿直接靠向我的身体,夹住了已经硬直的肉棒,轻轻晃动纤腰美臀,慢慢的用两只美腿摩擦起了我的肉棒。
-  直到这是我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菲儿已经在试衣间里换上了一双黑丝裤袜,配上刚刚试穿来的粉色短裙,原本白嫩的两双美腿彻底被透着诱惑淫靡气味的黑丝遮掩住「菲儿……哦……你什么时候拿的裤袜啊……」-
  小声吸着气,体味着黑丝在我肉棒上摩擦的绝妙触感,我担心一会不会店里的人发现少了东西抓小偷吧「呼呼,不要紧哦老公,我已经偷偷付过钱了」「啊……什……什么时候啊?」
-  「哼哼,就是你看那个女孩子大腿的时候呀」听到这里我暗骂自己是笨蛋,简直是自掘坟墓啊,那不是从一开始我盯住那个女孩子大腿的时候就全都被菲儿看在眼里了?
-  我脸羞的更红,被菲儿看在眼里,慢慢用裹着黑丝的大腿缓缓的夹着肉棒细细的摩擦,小嘴轻吐着热息扑打在我的耳边。
-  「老公呢,要是喜欢……大腿……可以跟菲儿说嘛……菲儿呢……一定会满足老公的啊」甜腻的娇声哄我的直痒痒,下面传来的带着体温的黑丝触感让我的肉棒又膨胀了一圈,有些忍不住了,我一把搂过娇妻的纤腰,主动挺动起腰部在,在菲儿美腿中间抽插起来。
-  「啊……老公……你的……好热……」
-  菲儿的双腿异常敏感,黑丝贴在我阴茎表皮上,发出咝咝的细微摩挲声,伴随着我的抽插节奏与菲儿热息吞吐,一点点的在推动着我情欲的渐进。-
  另一只手也不甘寂寞,起先还是直接扣在菲儿饱满的巨乳上揉捏着,随着欲望的勃起,不满足于细腻乳肉带给我的美妙触感,我直接将手移到下方,用中指与食指按住菲儿阴蒂外的黑丝料上,慢慢的来回抚慰起来「老公……不……不要……」-
  菲儿双腮的樱红此时已经布满了整个粉脸,两只小手把住我的胳臂,纤腰略弯,一双长腿经不住阴唇被我隔着裤袜抚弄的挑逗,开始微微颤抖起来「菲儿……小点声哦……被人听见就不好了」为了报复刚才菲儿的强势忽然我也贴住娇妻的耳垂,小声的提醒着菲儿「啊……可是……哪里……老公……摸的……」
-  菲儿听到我的提醒,一只小手赶紧贴住娇唇,尽力的掩盖住自己欲望的哼吟,不过随着我手指和肉棒的动作频率越来越快,菲儿的忍耐似乎也到了极限「菲儿……你下面……出了好多水了」菲儿阴唇外的裤袜黑丝已经被自己分泌的蜜水染成重重一条暗色,濡湿的汁液甚至已经开始透过裤袜,直接沾到了我的手指上「老公……不要……不要说了……」
-  菲儿娇羞的表情已经几乎完全不堪我肉棒炙热的温度与手指灵活的动作,此时娇妻香软的上半身已经完全靠在我怀里,小嘴里发着哼啊的低吟声,祈求着快感的迸发「菲儿……你真美……」-
  「老……老公……」-
  「菲儿……说……你永远是陈方的东西……」
-  「不……不要……老公……好丢人啊」「嘿嘿,菲儿……不说的话……我的手指可就要停下来了呀」「别……老公……欺负人……」
-  菲儿听到我要抽出手指,赶紧另一只小手牢牢把住我的胳臂,不让我在阴唇外拨弄的手指离开娇妻隐秘的神圣之地。-
  「呵呵……那就快说啊……」-
  「啊……菲儿……永远是……陈方的……东西……是亲老公的……东西……是亲主人的……东西……」
-  菲儿张着樱红的嫩唇,擅自多加了淫语的内容,听到娇妻的情话,我心里也一阵兴奋,那是在拥有,占有时候的心理满足感才能产生的那种兴奋。
-  肉棒温度越来越高,我前后挺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感受着娇妻大腿间圆润紧凑,不输于致密腔道的包夹感,忽然我手指猛一用力,腰部重重一挺,在娇妻紧咬着雪白手指发出的呜鸣声中,与菲儿一同登上了快乐的巅峰。
-  浊热的精液从肉棒口喷出,渐渐在菲儿的黑丝裤袜上扩散看来,看着黑丝上淫靡的一片片浊白,至少到现在,娇妻的这双美腿,还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极品玩具。
-  两人渐渐调匀了呼吸,菲儿用还带着三四分羞红的雪颜抬头白了我一眼,随即轻打了一下我的肉棒,又掐捏了一下我的手指「哼,坏老公,刚才用这两个东西欺负菲儿……还逼我说出那么丢人的话……」
-  「呵呵,都是菲儿你太可爱了,实在忍不住了,等哪次用脚和我做一次好么」听到我放肆的调情,菲儿脸又是一红,直接捏起小拳头捶了我一下,顺势靠在我的怀里和长拥起来……
-  「裙子皱了……」-
  「那就买下来吧……」-
  温存了好一阵子我们才出了试衣间,不过刚一出来就发现周围人的眼神怪怪的-
  菲儿一开始还眨着修长的媚眼不解的看着我,沾满精液的裤袜早就褪去了,裙子有点褶皱应该也没那么明显吧,忽然意识到什么,菲儿赶紧捏了一把我的胳臂
-  「老公……刚才……是不是我的叫声……」-
  我也一脸尴尬,不过佯装镇定回应着菲儿担心「没关系,你过敏了,她们也许不是故意看我们的」不过走到付款处,看着收银小姐抿着嘴强忍着笑看向菲儿,娇妻还是满面羞红的把清香的黑发都一股脑的扎进我的胳臂旁,半点也不敢再看人了。剩下的我只能呵呵的傻笑着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样子付款……
-  「老公,你就是个大笨蛋」菲儿一出店门,狠狠的拧了我一下,气鼓鼓的撅起小嘴快步的走在前面,留下我呲着牙捂着「伤口」狼狈的在后面赶着娇妻……
-  天上淅淅沥沥的已经下起了小雨,比来的时候空中飘着的雨星更像是「雨」这种东西了。
-  好容易追上菲儿,在我的「诚恳」道歉下,娇妻终于原谅了我,其实说起来,我也只不过是对着菲儿连说了10句我爱你,就让娇妻眯着狭长优美的眼睛,扬起优雅的嘴角躲在我的怀里对我「既往不咎」了。
-  和菲儿闹了一下午,随便找了家饭店解决了晚饭,我们有意找了个离陈胖子的小饭店远远的地方去吃饭,就是为了避开那日记忆的尴尬。不过这也造成了当我们回家时候,天上的雨水终于不肯再饶过我们,凶猛的从乌云里泼下来,浇湿了我与娇妻的衣物,当然,看着原本宽大可爱的T恤紧紧贴在菲儿柔美纤细的身段上衬出那对饱满坚挺的浑圆乳球,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了。
-  摇晃着那对巨乳,终于我和菲儿跑回了家,一进门菲儿就嚷着倒霉,去卫生间找起了毛巾。我从头顶褪下已经淋的通湿的衣服扔在一边,还没等回过神来,菲儿裸着迷人的雪白娇躯就从卫生间里走出来「菲儿……你……」-
  「嗯?怎么了?老公?」
-  「你怎么全脱了啊」「呼呼,老公害羞了?在试衣间里明明还那么H呢?」-
  「这……不是这个问题啊……」
-  菲儿促狭的看着我,樱唇翕张着娇嗔到「老公真是的,菲儿的衣服也淋湿了呀,再说我们都是夫妻了,老公居然也会害羞么?……老公别动,我给你擦擦,感冒了就不好了」菲儿慢慢靠近我,拉着我的胳臂,低沉美目从我的小腿开始仔细擦起,一直到还颓软的肉棒都不放过,慢慢摩挲着敏感的睾丸外皮,一直延续到棒身,最后擦到龟头口,还用指尖轻轻弹了一下,惹得我发出了一声混杂着酥麻与疼痛的快感呻吟。
-  「哼,叫你欺负菲儿」菲儿眨着美目坏笑了一下,随后又慢慢拾起腰从小腹,肚子,一直擦到我的胸膛,不过在擦到锁骨的时候忽然菲儿愣住了一小会,随后轻轻叹息了一声,便不再作响。-
  看见菲儿的媚脸上忽然写上了哀愁,我还诧异,顺着菲儿的眼神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自己也心头一沉。
-  锁骨周边的表皮又出现了暗黑色的轻度腐烂,透过灰色的表皮已经看清楚里面黑色的腐肉,胳臂上不引人注意的腋下,肘节地方也出现了一些暗灰色与暗黑色杂夹着的针点,一如我之前的症状。
-  彼此对视了一眼,我们都明白还要经历些什么,无奈的暗叹了口气,不想过早的在苦闷中挣扎,我上前一步拥住菲儿,与娇妻轻吻着彼此慰藉。-
  「老公,无论付出什么,我都要你在我身边,我都会在你身边……」-
  看着菲儿坚定的眼神,我此刻也只能压下阴翳的表情,做出同意娇妻的神色。-
  三天后。
-  娇妻在放着洗澡水,下午的时候菲儿终于又拨通了那个让我厌恶的号码,约定了下午5点来我家,当然,借口还是老公终于出差了而自己很寂寞。
-  大概是上次陈胖子那浓臭的体味让爱干净的菲儿忍无可忍,所以在电话里菲儿就和陈胖子说定好了来的时候一定要洗澡,当然,透过那头一阵衬着欲望的淫笑,我也清楚陈胖子对于能和菲儿这种大美女一起洗澡是多么的兴奋。
-  作为菲儿的丈夫,此时我当然心中的烦闷无以复加,但是看看自己已经渐渐溃烂的肉体,我也知道自己的此时的立场是完全没有资格来指责菲儿为我付出的这一切。
-  大概察觉到了我矛盾的心理,菲儿甩一绺黑直的长发,扭过身子将雪白的额头对到我的脑门上,娇唇轻轻呢喃着安慰我「亲老公……亲主人……我们好不容易在这个世界重逢,什么代价我都愿意付出,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又是「重逢」这类含糊不清的词句,我内心一阵好奇,究竟为什么菲儿每次都会提起这个,刚要开口问起,门外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已经响起「老公……他……他来了……你先进到淋浴间吧」菲儿不再给时间,轻吻了我一下就把我推进了淋浴间拉上了拉门,任由我将满腹的疑问吞到肚子里,反刍着这些谜团。
-  公寓的门被打开,我就听见了娇妻与陈胖子的推搡声,我猜那是陈胖子用脏臭的手臂强搂菲儿发出的声音「呀……别……别被邻居看见呀」娇嗔了一句,浴室外就传来了一声关门声。-
  「呵呵,妃菲,可想死我了,这么这么长时间都不给我打电话啊」「没办法呀,老公一直在家,我……我也不能给陈哥你打电话的」菲儿说话中间有一小段间隔,伴随着衣料摩挲声,很显然是陈胖子的脏手开始猥亵起菲儿的巨乳了。-
  「妃菲,什么时候看见你都这么漂亮,而且还香香的」听着陈胖子不知羞耻的调戏,我内心又是一阵火大,但是想到这事菲儿为了我才这样,又只能强压住火气,又如上一次一样在近处听着菲儿受辱。
-  「哎呀,陈哥,不要乱摸了……哼,还说,你身上这么臭,不好好洗澡一会我才不要和你做」「哈哈,好好好,那我们就赶快洗吧」随着一阵放浪的淫笑和咚咚的脚步声,那个丑陋矮胖的男人又一次的拥着我的娇妻,进入了浴室内。
-  淋浴间和浴缸所在的浴室中间有一个拉门,这个拉门的玻璃我当初特意给换成了单面透光,从淋浴间里面能看到外面的浴室,但是从浴室却看不到淋浴间的里面,本来是为了和我第二任女朋友玩情调换的东西,没想到到了今天却在这种场合下发挥了作用。-
  我还在乱七八糟的想着,进入到浴室内的菲儿已经开始帮着陈胖子褪去衣物,夏天穿着简单,很快褪尽衣物的两人就赤裸在浴室内,盯着娇妻的雪肤花貌,陈胖子淫笑着舌头打着结「哈哈……哈哈……妃菲……你可真是好可爱啊」说着就要扭动矮胖的身体扑向娇妻,不想菲儿葱指点住陈胖子宽胖的脑门「哼,那么臭,不洗才不让你碰」看到菲儿修长的媚眼里带着三分羞红七分俏皮的神态,陈胖子赶紧顶着菲儿雪白滑腻的美指点点头,露出一个下流恶心的笑容「好……哈哈……好好……妃菲说洗……那我们就洗……不过……妃菲……到了这里……是不是该换回那个称呼了啊」
-  菲儿蓝瞳里闪出一丝羞涩,咬咬樱唇,还是遵从了陈胖子的意愿,低声喊了句
-  「主……主人……」-
  「嘿嘿嘿……吧唧……」-
  趁着菲儿难为情的低下头,陈胖子还是舔着涎水一张大嘴直接亲了一口娇妻的侧脸,忽然的动作让娇妻脸上布满了羞愤,却又不好真的发火,只能佯装撒娇的样子直泼起浴缸里早放好的热水洒到陈胖子的身上,猛地被热水一浇,陈胖子忽然发出杀猪一样的嚎叫,看着陈胖子的蠢态,生性可爱的菲儿反倒手指贴住娇唇,抿嘴媚笑起来。-
  在淋浴间里屏住呼吸,心里如刀割一样看着娇妻与别的男人肆意调情,但此时的我也只能双手紧握,继续看着眼前对我如同地狱一般的场景。-
  陈胖子当然不知道近在咫尺的淋浴间里就有菲儿的真正丈夫在看着他的丑态,看着菲儿的媚笑,陈胖子又一次的压过去,这一次,菲儿不好在回避,只好让出樱唇,与丑陋的胖男人唇舌送递,湿吻缠绵。-
  两人的舌吻声旁若无人的在浴室里四散密布,陈胖子的胖手并不老实,直接攀上了菲儿的雪腻乳球上来回揉搓,放佛那不过是孩子手里的一坨橡皮泥玩具而已,任由他揉捏在手凭自己的意志变幻出各种形状。-
  「啊……主……主人……别这么捏了……」
-  菲儿让开娇唇,喘着香热的鼻息,媚声连连的闪避着陈胖子大手的攻击「嘿嘿,妃菲,你害羞的样子真迷人」「哼……还……还说……赶快坐到浴凳上,再不洗澡人家就不和你做了」菲儿强掩住厌恶,小嘴撅着一个优美的弧度,还是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
-  陈胖子又是一阵嘿嘿答应着,忙不迭的坐在土黄的浴凳上,菲儿微微叹了口气,瞟了淋浴间一眼,像是在对我倾诉着对不起,当然我知道此时菲儿是看不见淋浴间里我的愤怒表情的,虽然我们的确离得很近。
-  慢慢拿起海绵浴花,蘸了一点护肤液,菲儿先用另一只手撩了几盆搅匀的温水浇在了陈胖子粗短身子上,而后慢慢的用嫩手拖曳着浴花,在陈胖子身上慢慢做起了服务陈胖子半眯着两只老鼠眼,嘴里发出被美女娇妻服务的舒爽低叹,一双胖手一会摸摸菲儿的大腿,一会捏捏菲儿的巨乳,得意的猥亵着身后忍住羞赧为他擦拭身体的妃菲。-
  一双纤细雪白的嫩手在陈胖子的身上不断的游走,看着菲儿强忍着羞怜表情,虽然我内心的醋意足够酸死整个星系,此时也不能辜负了菲儿的付出,只能把它强压在心理,让它在我的身体里么,慢慢发酵。-
  终于上半身擦拭的差不多了,菲儿转过来绕到陈胖子的身前,沉下圆翘的美臀,跪坐在矮胖男人的身前,慢慢用手指夹着一小片海绵,轻轻拨弄起了陈盘子的阴茎周边。
-  修长雪白的手指在黝黑粗短的肉棒上轻挑拨弄,看着陈胖子的舒爽表情,我心里如心扎一般,回想着那个雨后的下午,菲儿雪腮羞红的为我做起的服务,没想到到了今天,这样丑陋粗鄙的男人也能得到娇妻如此丰厚的馈赠。
-  「妃菲,你的手指……触感真好……」-
  陈胖子摇着臃肿的肥腰,主动用肉棒去向前寻起菲儿的葱指碰触,菲儿看到陈胖子的丑态媚笑一下,忽然用小手一把抓住了陈胖子的短粗下体急速套弄起来「呼呼,主人……那么喜欢……妃菲的手指么……那妃菲就给主人吧……不过……主人呢……可不许射出来哦……要是在这里射出来……妃菲一会就不给主人小穴插了哦」菲儿一改上次的被动,这次强势了许多,不过手指的夹着肉棒的美妙触感早就把陈胖子打的溃不成军,大胖脑袋直点头,完全成为了娇妻雪腻手指的俘虏。
-  陈胖子丑陋的阳具在娇妻纤细修长的手指中变得渐渐粗大起来,看到时候差不多了,菲儿主动停止小手的动作,向前吻了一下陈胖子说道「呼呼,主人……哪里那么硬了……我们……进浴缸里玩吧」这样的大美女邀请自己,陈胖子当然不可能拒绝,在我快要喷火一般的眼神注视下,浑然不知的陈胖子被娇妻慢慢搀扶起来,一同和菲儿迈进了盛满热水的浴缸内陈胖子先到吸着气坐了下去,随后岔开短腿,示意菲儿坐上来,娇妻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的调转翘臀,扶着浴缸边沿,将香软的娇躯缓缓的交入陈胖子的怀里雪白的臀肉离陈胖子没在水下的肉棒越来越近,似乎菲儿也感觉到了龟头点在外阴唇边的触感,缓缓轻舒一声,似在乞求原谅一般向我这里望了一眼,随后咬住樱唇,还是向下一坐,扑哧一声,粗短炙热的肉棒一下冲入了菲儿那温润紧凑的蜜穴中。
-  蝴蝶穴口猛的被拨开到极致,容纳入了异物,菲儿与陈胖子同时发出了一声欲望的叹息,两具交合的肉体不经意的抖动,带着大股的热水溢出浴缸外,喷洒在浴室的乳白色瓷砖上。-
  「哦……妃菲……你的那里……怎么……什么时候都是那么紧啊」陈胖子略微定了定神,吻了一下菲儿的后脖颈,又一次的戏谑起娇妻的蜜穴。
-  「啊……哼……主人……还说……上次……你那么……粗暴……小穴口……都好几天没有复原……」
-  菲儿扭了扭纤细的腰肢,似乎在调整着插入的角度,菲儿的蜜穴是蝴蝶口形状的,所以每次插入时候都要好好调整角度避免肉棒滑出,我也是后来和菲儿在床上玩了几次才知道娇妻蜜穴的秘密。
-  不过和一般的黑蝴蝶不同,菲儿的「蝴蝶翅膀」是那种好看的粉白形状,每次兴奋充血后那种粉红色泽感将整个外阴唇都会染满,透出一股股淡淡的淫靡味,那也是混杂着子宫内流出清澈汁液的味道。-
  菲儿轻皱着柳眉,仔细着让陈胖子粗短的肉棒用最好的角度插入自己的蜜道内,免得一会喷射的时候把宝贵的精液都浪费在外面。
-  陈胖子当然不知道菲儿的良苦用意,两只手探入水中,紧握住娇妻的纤腰两边,蠕动着矮胖的身体,全力做着冲刺。-
  腔内紧密的膣肉被陈胖子暴风骤雨般的进攻拉扯的生疼,菲儿娇唇吞吐着娇喘,尽力扭动着腰肢来配合陈胖子的插入角度,看到菲儿柔顺的配合,陈胖子腾出一只手一把握住菲儿的巨乳,轻轻捏弄着那颗粉红娇嫩的乳头「嘿嘿嘿……妃菲……和老公做了么……」-
  「啊……别……别问了……主人……」
-  「哦……嗯……不问……怎么行……妃菲的蜜穴的……真正主人……可是我啊……」
-  听着陈胖子不知羞耻的语言,我恼怒的重重一拳打在了浴室瓷砖壁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响声「嗯?……怎么?……淋浴间有人?」-
  听到淋浴间传来怪声,陈胖子忽然警觉的问了一句察觉到不妙的妃菲为了转移陈胖子的注意力,娇媚的哼吟了一声,开始忽然加速用蜜穴套弄起陈胖子的肉棒,紧凑的蜜肉夹着粗短的阳具,逼仄的快感从四面八方向陈胖子的肉棒袭来。-
  「啊……主人……什么响声呀……我……没听到哦……哼……主人……该不会是……怕了……妃菲的小穴了吧……」
-  果然最后一句让陈胖子觉得自己的脸面无光,天下男人哪个在自己能力遭受质疑时候不想尽快的证明自己?陈胖子直接搂住菲儿的身体,带着大片的水花开始重重的向娇妻的下体深处捅去。
-  「看来……我并不证明一下……妃菲……你这个……小奴隶……是不知道主人的厉害啊」「啊……啊……主人……不要……这么凶……小穴……好热……好……刺激……」-
  望着淋浴间瓷砖壁上的被我腐烂皮肉拍打在上面形成的斑斑血迹,我心里一阵恨,要不是自己的鲁莽,菲儿原本是不用说出那些羞人的淫语的,我怎么这么笨……不过还在我自责的当口,淋浴间外的浴缸里,陈胖子与菲儿似乎都已经进入了情欲高涨的最后关头,喘息声也渐渐变得凌乱疯狂起来「啊……主……主人呢……肉棒……好……好烫……把……妃菲的小穴……填的好满……啊」
-  伴随着翻腾的水声,是陈胖子拼命扭动屁股在水里挣扎着抽插菲儿小穴的丑态,搅拌着浴缸里已经渐渐冷却下来的洗澡水,翻带着咕噜咕噜的水声,陈胖子搂着我娇媚的菲儿,在我的家里和娇妻尽情享受着鱼水之欢。
-  已经临近了最后关头,陈胖子两支粗臂死死困住菲儿,忽然大嘴伸出舌头在娇妻光滑的美背上舔舐了起来,敏感的娇妻好似触电一般,弓起娇躯,小嘴里忽然绽放出一串串悠扬的高吟「啊……啊……啊……」
-  在娇妻媚声的引诱下,陈胖子终于也熬不过欲望,双腿一紧,肉棒向上狠狠一顶,大股的精液直接喷入了菲儿的子宫内,烫的娇妻紧闭着修长的美目,又是一阵尖叫从檀口里脱出……
-  在欲望的喘息呻吟中间,无论高潮中的娇妻还是淋浴间内愤懑不堪的我,都清楚隔了10多天,一次的射精量所产生的魔法能是不足以恢复我原本的肉身的,如此难以忍受的凌辱,我与娇妻都要去艰难的承受第二次……-
  这炼狱般的折磨,还要继续。